Skip to main content

积累4500万用户的扇贝英语_家长身临其境的体验

在线一对一英语哪个好,学英语哪个机构好:积累4500万用户的扇贝英语_家长身临其境的体验报名的是时候需要注意些是没呢?,下面就跟着小编我给大家详细解一下:积累4500万用户的扇贝英语,在线一对一英语哪个好,看完此文相信大家对学习又会有新的看法了。

英语学习

英语口语培训班,向英语:报名的是时候需要注意些是没呢,积累4500万用户的扇贝英语_听听有经验的家长怎么说学习哪个机构更好?小编,下面就跟着我会给你一个详细的解释:扇贝英语和英语的口语培训班有4500万用户,看完此文相信大家对学习又会有新的看法了

不定期福利

在发表后的第二天12: 00,这篇文章被转发并在评论区获得了第一个好评,并将收到小天使分发的50元红包。

昨天的获奖公告

芥子堆彭懿6月28日报道

自从朋友圈成为熟人社交的最重要场所,自拍和美食就成了永恒的话题。在不计其数的吃喝玩乐的照片中,总有一些人会向朋友们展示通过打卡了解“最新情况”的内容。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扇贝英语可能是朋友圈中刷脸率最高的英语学习工具之一。

扇贝,的创始人王捷告诉芥子堆:“当初做英语学习应用的决定是为了缩小学习和使用之间的距离。”

用手机应用建立英语学习的“正反馈”

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王捷十多年前在比利时学习时就开始研究“语言”。当时,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自然语言处理。"自然语言处理是试图让机器以各种方式理解人类语言."王捷说:“这些方法中有许多可以用于人类语言学习。”

王杰认为,“学习和使用之间的差距”意味着语言学习需要持久的积累,然后才能付诸实践。今天记忆一个单词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在真实场景中使用,但是大多数人不能等到“积累了很多钱”的时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王捷在2011年开始创业,并很快制作了“1171.cn/Words”,这是一款以闪存卡记忆单词为主要功能的工具应用。

“标记用户尚未学习或记住的单词,并精确提高学习效率。现在每个人都在这样做,但与没有这样的工具相比,学习速度有了根本的提高。”王捷说:“本质上,这也是一个适应的过程。用户的行为数据告诉系统哪些还没有被学习,系统将它推给用户。”

单词之后,扇贝迅速推出了“阅读”,用户可以在阅读英语文本时随时点击查询不熟悉的新单词,并将其保存在词汇表中。两个数据互连的应用程序使用户能够形成背诵、使用和复习的循环,从而从学习中获得积极的反馈。

“对于动物,甚至儿童,学习和玩耍几乎是同等的。然而,成人学习的内容相当抽象,不可能立即给出反馈。因此,只有少数人能够把学习当作乐趣,而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必须使用更好的机制来鼓励他们学习。”王捷说。

四五年前,扇贝的另一项创新是“打卡”功能。用成就感、自我激励和社会关系促进学习热情也是扇贝产品反馈系统的一部分。为了匹配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用户,扇贝团队根据不同的时区设置了服务器进入截止时间。现在,打孔卡几乎是所有“非人道”产品的标准。

努力打造差异化的产品体系

在单词和阅读之后,扇贝在2014年和2016年发布了听力和口语练习产品。在目前的时间点,这些都是被杀害到红海的细分地区。

王捷告诉芥子堆,虽然类别相同,但从内部产品逻辑来看,扇贝产品有很大的差异。以口语应用为例,发音纠正是市场上大多数口语应用的主要产品特征。这与目前语音技术的特殊性有关,但对学习者来说并不一定实用。从中国人的平均英语水平来看,真正需要解决的不是准确的发音,而是能否在对话中准确流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因此,就句子而言,扇贝口语训练比同类产品复杂得多,往往能让用户掌握更多实用的表达方式,而发音纠正却不太严格。

另一个不同的竞争力在于制度。与同类产品相比,扇贝产品基本涵盖了英语研究的大部分范畴。与解决单一问题的产品相比,开放数据系统使扇贝能够获得全面的三维用户数据。在解决个性问题时,扇贝有可能使用数据和系统来解决问题。

在现有产品中,王捷最看重的是阅读部分。他认为,单词、听力和口语都是技能训练工具,用户通常只在特定的时间段内频繁使用,因此他们的生命周期自然是有限的。在阅读中,“使用”的属性大于“练习”的属性,它包括两个方面:技能训练和素质训练。当中国人的英语整体水平提高,对内容消费的需求大大增加时,就有机会成为最合适的“内容提供商”,而不用翻墙,支持扇贝通过点击单词来阅读。虽然目前相对较小,但阅读部分是扇贝未来蓝图中最重要的部分。

“许多中国人对阅读有一些误解,认为他们可以阅读。在考试中获得高分,所以他们读得很好。然而,测试好和阅读是两码事。很多人在被灌输了很多测试技巧后,却没有能力阅读文章。”王捷还认为,在现有教育体系下最受重视的阅读远远不够。“实际上,阅读是一种可以承载许多教育内容的学习形式,但它还没有被人们开发出来。”

2015年,扇贝和PICC联合推出“考试保险”

也许打卡功能在朋友圈里已经被扫得太多了,许多人把扇贝贴上了考生的标签。2015年推出的考试保险加深了人们的印象。然而,王捷说,考试本身并不是“对或错”,但关键在于备考的方式。在不强调技能和鼓励用户掌握真正的英语能力的情况下获得分数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未来,生于技术领域的王捷仍然倾向于用技术解决更多的问题。语音识别、自动对话等技术将逐步引入扇贝产品。在托福、雅思、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的课程服务中,扇贝也在尝试对知识点进行切分,并根据数据进行个性化推送,以提供适应性学习体验。王捷认为人工智能水平的竞争将是数据的竞争,数据量和数据维数是决定结果的关键。在这方面,扇贝,在六年内积累了4500万用户,已经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工具产品的实现:课程仍然是国王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六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人们对这种基于工具的产品公司的要求已经从最初的用户和用户数量的增加,转变为创造收入的能力。自从最初以虚拟货币“壳”交换增值内容以来,扇贝在价值实现方面也做了许多探索。

例如,2016年,扇贝试图打入公立学校市场,为K12公立学校提供在线英语实践服务,并一度进入几所公立学校。不过,王捷表示,扇贝已经暂时停止了所有对乙业务。原因是到C和到B在业务逻辑上不一致。公立学校市场中产品的使用者与决策者不一致,这使得企业很容易丧失对产品的决策能力。沟通效率低下,需要根据不同学校客户的不同需求分配人力,这也极大地影响了收入。

“大多数公立学校市场是由渠道驱动的。同一个系统只需要几万美元,但学校宁愿买几十万。”王捷说:“渠道应该有利润空间,但如果没有定价权,我们仍然很难失去对产品的控制。生产To B的制造商有自己的价值,但我们的基因是不同的。”

因此,扇贝回到了实现到c的道路上。目前,有两个主要的收入来源:

根据阅读产品对内容收费;

付费在线课程;

自2016年直播兴起以来,在线课程已经成为实现在线教育产品的最佳方式之一。扇贝也不例外。目前,它提供的大部分课程都是价格低廉的课程,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类别包括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英语口语和雅思。在课程设计方面,扇贝团队将结合自己的产品,通过配套课程和实践应用程序提供综合体验。阅读产品的费用是用户可以购买应用程序中有版权的英文原始内容。此外,扇贝的货币化方式还包括App中的增值服务,如权威词典、图片和文字,以及实体图书和周边产品的销售,但比例相对较小。

目前,扇贝月收入可达数百万元人民币,并已实现盈利。4500万用户的付费转化率约为2%-3%。王捷认为,工具产品的有偿转换率可以达到5%以上,之后重点是提高更新率,推出高客户单价的产品。

“工具产品的优势在于获得客户的成本低,不需要电力销售,在线课程的边际成本接近于零。”王捷说,“加入适应性技术后,它不会弱于效果,的英孚和华尔街,并将形成自己的价值空间。”

尽管用户数量在2017年保持了自然增长,但即使扇贝和其他品牌工具产品已经在各自的子轨道上生产,用户数量的增长率与前一个相比还是下降了很多。在“流程”越来越昂贵的今天,如何利用好自己的优势来实现工具产品将成为一个需要共同探索的课题。

作者:彭懿芥末堆主编熬夜编辑

专门从事语言项目、科技硬件产品的玩家。

今天的话题

工具产品存在的难度有多大?

点击下面的图片阅读更多内容

作者:芥末堆-彭懿

?jiemodui.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微信